365bet手机官网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之律师解析二

德州交通事故赔偿律师 免费咨询热线:15853438669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2012年12月21日 法释〔2012〕19号)

?第十一条 未按照法律、法规、规章或者国家标准、行业标准、地方标准的强制性规定设计、施工,致使道路存在缺陷并造成交通事故,当事人请求建设单位与施工单位承担相应赔偿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律师解析】设计、施工导致道路缺陷造成交通事故的民事赔偿责任。

《侵权责任法》(2010年7月1日)第91条:“在公共场所或者道路上挖坑、修缮安装地下设施等,没有设置明显标志和采取安全措施造成他人损害的,施工人应当承担侵权责任。窨井等地下设施造成他人损害,管理人不能证明尽到管理职责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道路交通安全法》(2004年5月1日实施,2011年4月22日修正)第32条:“因工程建设需要占用、挖掘道路,或者跨越、穿越道路架设、增设管线设施,应当事先征得道路主管部门的同意;影响交通安全的,还应当征得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的同意。施工作业单位应当在经批准的路段和时间内施工作业,并在距离施工作业地点来车方向安全距离处设置明显的安全警示标志,采取防护措施;施工作业完毕,应当迅速清除道路上的障碍物,消除安全隐患,经道路主管部门和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验收合格,符合通行要求后,方可恢复通行。对未中断交通的施工作业道路,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应当加强交通安全监督检查,维护道路交通秩序。”

司法实践中,相关实务处理规则:①道路交通安全设施专门的设计、施工、维护应遵守行业规范,行业规范未有规定时,管理单位据此消极不作为,此时从实现保护自然人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等基本民事权益的基础性法律价值、从适用效力层次更高的民事规范的角度来审视,管理单位存在过错,应承担民事责任。案见贵州高院〔2007〕黔高民一终字第34号“高某诉某市政处人身损害赔偿案”〔见《高某诉贵阳市市政工程管理处人身损害赔偿案》(赵传毅),载《人民法院案例选》(200803:140)〕。②公共构筑物符合国家建筑工程的技术规范,不等于其亦符合相应的公共安全标准。符合建筑工程技术规范但不符合公共安全标准的公共构筑物设计缺陷或管理瑕疵致人损害的,设计人或管理人应承担相应的国家赔偿责任。个人因此享有的国家损害赔偿请求权,属与民法上的损害赔偿请求权相同性质的私权,可以通过普通的民事诉讼程序来请求。案见广东广州中院〔2006〕穗中法民一终字第587号“刘某诉某研究院等公共构筑物致害人身损害赔偿纠纷案”〔见《刘佰良诉广州市中心区交通项目领导小组办公室、广州市市政工程研究院公共构筑物致害人身损害赔偿案》(陈冬梅、陈丹),载《人民法院案例选》(200801:150)〕。③因桥梁断裂而引发的非道路交通事故,适用无过错责任原则。案见江苏淮安中院2000年10月25日判决“赵某等诉某公路管理站等人身损害赔偿纠纷案”〔见《赵展鹏等诉淮阴县公路管理站等公路桥梁未设限载标志超限车通行时桥断致车毁人亡赔偿案》(刘洋),载《人民法院案例选》(200102:158)〕。④由第三人过错行为与地上工作物的所有人、管理人的过错行为相结合而发生致害结果,依共同过错责任处理。如受害人有过错的,又构成混合过错,实行过失相抵,可适当减轻赔偿义务主体的赔偿责任。案见山东泰安泰山区法院〔2005〕泰山民初字第1360号“董某诉某村委会等人身损害赔偿案”〔见《地上工作物致害的赔偿责任——泰安泰山区法院判决董纪涛诉北留村委与泰安网通公司赔偿案》(戚桂亮、李建、王晓东),载《人民法院报?案例指导》(20070115:5)〕。⑤道路上设置不合理的限宽水泥墩对交通通行存在潜在危险,并造成实际损害后果的,作为道路管理养护单位应对根据其过错程度及其未履行法定职责在此事故中所起作用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案见山东聊城中院〔2010〕聊民一终字第137号“冯某诉某交通局等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见《冯海波诉茌平县交通局等道路交通事故人身损害赔偿案》(赵青山),载《中国法院2012年度案例:道路交通纠纷》(252)〕。

第十二条 机动车存在产品缺陷导致交通事故造成损害,当事人请求生产者或者销售者依照侵权责任法第五章的规定承担赔偿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律师解析】《产品质量法》在机动车产品领域的适用。

《侵权责任法》(2010年7月1日)第41条:“因产品存在缺陷造成他人损害的,生产者应当承担侵权责任。”第42条:“因销售者的过错使产品存在缺陷,造成他人损害的,销售者应当承担侵权责任。销售者不能指明缺陷产品的生产者也不能指明缺陷产品的供货者的,销售者应当承担侵权责任。”第45条:“因产品缺陷危及他人人身、财产安全的,被侵权人有权请求生产者、销售者承担排除妨碍、消除危险等侵权责任。”《产品质量法》(2006年11月1日)第43条:“因产品存在缺陷造成人身、他人财产损害的,受害人可以向产品的生产者要求赔偿,也可以向产品的销售者要求赔偿。属于产品的生产者的责任,产品的销售者赔偿的,产品的销售者有权向产品的生产者追偿。属于产品的销售者的责任,产品的生产者赔偿的,产品的生产者有权向产品的销售者追偿。”《民法通则》(1987年1月1日)第123条:“因产品质量不合格造成他人财产、人身损害的,产品制造者、销售者应当依法承担民事责任。”

相关司法实务处理规则:①肇事车辆存在产品缺陷,该产品缺陷和死亡结果之间存在相当因果关系的,销售商应在加重损害的范围内承担补充赔偿责任。案见上海二中院〔2010〕沪二中民一(民)终字第917号“俞某等诉吕某等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见《俞惠勤等诉吕国保等道路交通事故人身损害赔偿案》(邵文龙),载《中国法院2012年度案例:道路交通纠纷》(51)〕。②汽车是技术复杂的商品,消费者很难举证汽车产品缺陷,而汽车的生产者和销售者作为专业生产和销售汽车产品的企业,详细掌握汽车产品的技术标准,举证产品不存在缺陷较为容易。按照民事诉讼证据规定第4条规则,实行举证责任倒置,由汽车生产商和销售商承担对缺陷产品导致的人身、财产损害(缺陷产品本身灭损及其他财产损失)承担产品侵权赔偿责任。对于汽车自燃案件,法院应允许受害人向汽车生产商和销售商主张产品侵权责任。案见上海嘉定区法院〔2010〕嘉民一〔民〕初字第2513号“胡某诉某销售公司、汽车公司产品侵权责任纠纷案”〔见《汽车自燃案件中产品侵权责任的认定》(邵文龙),载《人民司法?案例》(201118:78)〕。③他人假冒、伪造、拼装的产品或他人通过非法途径进入流通的产品存在缺陷造成财产损害的,生产者不应当承担赔偿责任。案见四川泸州中院2000年11月28日判决“某集团公司诉某汽车公司产品质量纠纷案”〔见《南建企业集团有限公司诉德国BMW公司生产的BMW汽车质量损害赔偿因不是原装车并为走私罚没车撤回起诉案》(白联洲、刘友富),载《人民法院案例选》(200104:133)〕。④当侵权行为实施地与结果地不同时,基于实体公平的思想指导,出于对弱势群体的保护,适用对原告最有利的法律原则适合于产品责任侵权案件。虽然产品的生产者就法律规定的免责事由承担举证责任,但原告首先依法应证明使用被告产品受到损害的事实;被告要想免责,就应对自己的产品不存在瑕疵,是产品销售后原告或其他人的行为造成的,产品瑕疵与原告所受损失不存在因果关系等事实加以证明。案见陕西高院〔2005〕陕民三终字第19号“某公路局诉某株式会社产品质量侵权案”〔见《甘肃省公路局诉日本横滨橡胶株式会社产品质量责任侵权案》(金叶善),载《中国审判案例要览》(2006民事:398)〕。⑤明知是缺陷产品而购买的,虽不能免除销售者的赔偿责任担可适当减轻其赔偿责任。案见江苏南京江宁区法院〔2007〕江宁民一初字第1105号“王某诉戴某产品责任纠纷案”〔见《明知是缺陷产品而购买造成的损害赔偿》(孙大强、黄伟峰),载《人民司法?案例》(200820:77)〕。⑥产品责任的举证责任中,为证明产品缺陷,原告作为受害者应该证明被告的产品存在缺陷;在缺陷产品和损害之间事实上的因果关系得以证明的前提下,生产者就“免责事由”举证,如生产者不能证明存在“免责事由”,则承担败诉责任。案见北京高院〔2005〕高民终字第624号“刘某诉某株式会社产品责任案”〔见《刘文红诉三菱汽车工业株式会社产品责任案》(亓培冰),载《中国审判案例要览》(2006民事:409);另见《产品缺陷的证明责任辨正》(亓培冰),载《人民司法?案例》(200816:18)〕。
第十三条 多辆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第三人损害,当事人请求多个侵权人承担赔偿责任的,人民法院应当区分不同情况,依照侵权责任法第十条、第十一条或者第十二条的规定,确定侵权人承担连带责任或者按份责任。

【律师解析】无意思联络数人侵权责任形式区分。

《侵权责任法》(2010年7月1日)第10条:“二人以上实施危及他人人身、财产安全的行为,其中一人或者数人的行为造成他人损害,能够确定具体侵权人的,由侵权人承担责任;不能确定具体侵权人的,行为人承担连带责任。”第11条:“二人以上分别实施侵权行为造成同一损害,每个人的侵权行为都足以造成全部损害的,行为人承担连带责任。”第12条:“二人以上分别实施侵权行为造成同一损害,能够确定责任大小的,各自承担相应的责任;难以确定责任大小的,平均承担赔偿责任。”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2004年5月1日 法释〔2003〕20号)第3条:“二人以上共同故意或者共同过失致人损害,或者虽无共同故意、共同过失,但其侵害行为直接结合发生同一损害后果的,构成共同侵权,应当依照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条规定承担连带责任。二人以上没有共同故意或者共同过失,但其分别实施的数个行为间接结合发生同一损害后果的,应当根据过失大小或者原因力比例各自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第5条:“赔偿权利人起诉部分共同侵权人的,人民法院应当追加其他共同侵权人作为共同被告。赔偿权利人在诉讼中放弃对部分共同侵权人的诉讼请求的,其他共同侵权人对被放弃诉讼请求的被告应当承担的赔偿份额不承担连带责任。责任范围难以确定的,推定各共同侵权人承担同等责任。人民法院应当将放弃诉讼请求的法律后果告知赔偿权利人,并将放弃诉讼请求的情况在法律文书中叙明。”

相关实务处理规则:①两机动车违章行驶发生交通事故,致第三人受到损害,属于无意思联络的共同侵权。无意思联络数人侵权属于共同侵权时,各行为人承担连带责任,属于单独侵权时,各行为人分别承担责任。赔偿权利人只起诉部分共同侵权人的,人民法院应当追加其他共同侵权人作为共同被告。赔偿权利人坚持对部分共同侵权人放弃诉讼请求的,人民法院不得干预,但其他共同侵权人对被放弃的诉讼侵权的侵权人应当承担的份额不承担连带责任,并应当从判决总额中予以扣除,剩余部分由应当承担责任的共同侵权人承担连带责任〔见《共同过失致人损害的责任承担》(刘竹梅),载《中国民事审判前沿》(200502:113)〕。②如果未被起诉的共同侵权人无法确定,根据《民事诉讼法》第108条第2项关于被告必须明确的规定,该纠纷可以在原告与已经确定的被告之间进行。但应当注意的是,这种无法确定是指该人的自然情况以及为民事诉讼进行所必需的联系地址的不明。比如,共同侵权人之一仅有一个绰号,至于其住所地等情况均为不明。如果其住所地是确定的,只是无法查找,责应当根据具体情况采用不同的送达方式解决之。不能仅以可能会造成“诉讼拖延”为由,简单处理并损害当事人的实体权利或者诉讼权利〔见《未被起诉的共同侵权人如果无法确定怎么办?》,载《民事审判实务问答》(2008:129)〕。

?二、关于赔偿范围的认定

第十四条 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规定的“人身伤亡”,是指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侵害被侵权人的生命权、健康权等人身权益所造成的损害,包括侵权责任法第十六条和第二十二条规定的各项损害。

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规定的“财产损失”,是指因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侵害被侵权人的财产权益所造成的损失。

【律师解析】应有之义。

有意思的是,根据本司法解释第18条,交强险条例第22条的“财产损失”仍然可以做出包含“人身损害”的广义理解(参见本司法解释第18条)。

?第十五条 因道路交通事故造成下列财产损失,当事人请求侵权人赔偿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一)维修被损坏车辆所支出的费用、车辆所载物品的损失、车辆施救费用;

(二)因车辆灭失或者无法修复,为购买交通事故发生时与被损坏车辆价值相当的车辆重置费用;

(三)依法从事货物运输、旅客运输等经营性活动的车辆,因无法从事相应经营活动所产生的合理停运损失;

(四)非经营性车辆因无法继续使用,所产生的通常替代性交通工具的合理费用。

【律师解析】前一条“财产损失”范围。不够完整。

前三款包括了维修费、货物损失、施救费,重置费,停运损失。第四款替代交通工具合理费用,具有创新突破意义,因为以往无责一方因车辆维修导致交通费损失时,法院往往受限于“普通交通工具”的法律规定,认为交通费票据应源自公交车或地铁,而非出租车等“替代性交通工具”。

除该四款“财产损失”外,实务中,还存在诸如:停车费、路产损失。

遗憾的是,司法实务中,几为成熟的裁判规则确定的“贬值损失”未予明确。征求意见稿中,曾提出“代售车辆或明确适用于交易目的的车辆”可主张“贬值损失”,鉴于范围太窄,认定车辆是否“待售”或“明确适用于交易目的”难免主观,故在该条司法解释中,不再提“贬值损失”,但疑似以第2款“重置费用”来涵盖。笔者认为,地方法院在嗣后处理相关争议时,必然产生犹疑,半年之内,必然又有新的“函复”或“答复”来澄清。由是观之,司法解释因噎废食,模糊处理以避疑,不如采行众议,直面实务,则其功大焉。

三、关于责任承担的认定

第十六条 同时投保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以下简称“交强险”)和第三者责任商业保险(以下简称“商业三者险”)的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当事人同时起诉侵权人和保险公司的,人民法院应当按照下列规则确定赔偿责任:

(一)先由承保交强险的保险公司在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

(二)不足部分,由承保商业三者险的保险公司根据保险合同予以赔偿;

(三)仍有不足的,依照道路交通安全法和侵权责任法的相关规定由侵权人予以赔偿。

被侵权人或者其近亲属请求承保交强险的保险公司优先赔偿精神损害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律师解析】保险公司的诉讼地位。

先赔交强险,再用商业三责险赔付。仍不足的,按侵权责任比例赔付。一般商业三责险不赔偿精神损害,但交强险赔偿项目可以涵括。受害人有权要求精神损害在交强险优先得到赔付。

突破创新之处:从该条司法解释表述的文义及逻辑看,受害人起诉的保险公司,应是可以包括交强险和商业三责险两个险种同时在内的保险公司,实践中,有可能是同一家,也有可能是两家保险公司。但无论如何,都将是一种创新突破。以往司法实践中,认为道路交通事故人身损害赔偿或交强险保险合同纠纷,只能解决交强险问题,商业三责险存在非法定性、商业性,相对性,除非在投保人怠于履行的情况下,受害人可以代位求偿。

本司法解释第25条印证同时起诉的合法性。但该条赋予受害人直接的代位求偿权,将对合同的相对性理论产生颠覆性的影响。尽管在司法实务中,针对交强险和商业三责险为同一家保险公司的情形,部分地方法院一并处理已堪称“大胆”,但基本上没有出现分别投保情形下,追加两家保险公司参与诉讼的案例或司法性文件,亦足显本条司法解释之创举。是否遭诟病,尚需拭目以待。

?第十七条 投保人允许的驾驶人驾驶机动车致使投保人遭受损害,当事人请求承保交强险的保险公司在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但投保人为本车上人员的除外。

【律师解析】对交强险条例第3条、第21条、第42条的部分修正或否定。系对“第三者”身份认定上的范围扩充。

《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2006年7月1日)第3条:“本条例所称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是指由保险公司对被保险机动车发生道路交通事故造成本车人员、被保险人以外的受害人的人身伤亡、财产损失,在责任限额内予以赔偿的强制性责任保险。”第21条:“被保险机动车发生道路交通事故造成本车人员、被保险人以外的受害人人身伤亡、财产损失的,由保险公司依法在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道路交通事故的损失是由受害人故意造成的,保险公司不予赔偿。”第42条:“本条例下列用语的含义:……(二)被保险人,是指投保人及其允许的合法驾驶人……”

最高人民法院未就此明确前,一般认为:责任保险是以被保险人对第三者依法应负的赔偿责任为保险标的的保险,其目的系为被保险人可能承担民事损害赔偿责任而丧失的利益提供经济补偿。因此,投保人为被保险人时,无论何种情形均不构成责任保险中的第三者。案见江苏南京鼓楼区法院〔2011〕鼓商初字第1079号“某保险公司与某物流公司保险合同纠纷案”〔见《被保险人不能成为责任险中的第三者——南京鼓楼法院判决颜宏诉安邦保险江苏分公司保险合同纠纷案》(张琳、邢嘉栋)载《人民法院报·案例指导》(20121129:6)〕。

从司法实务来看,该第17条司法解释同样适用于商业三责险。最高人民法院公报案例之天津一中院2006年10月25日判决“杨某诉某保险公司保险合同案”认为:保险公司利用己方强势以预先设定的格式免责条款,将被保险人或被保险车辆驾驶人员的家庭成员排除在外,人为缩小第三者的范围,以最大化免除自己责任,无法律依据,应为无效。〔载《最高人民法院公报·案例》(2007:518)、《人民司法?案例》(200802:22)〕。

遗憾的是,有关“车上人员”与“第三者”转化的问题,本司法解释未做回答。尽管最高人民法院民一庭通过最高人民法院公报案例、《人民司法?司法信箱》、《民事审判指导与参考》等权威载体提供了相关参考或指导意见,但仍显模糊,理论上存在不周延,实践中纷繁复杂情形一刀切亦显属不妥。主流意见以“事故发生时的身份”为标准,但实践中“事故发生”时间从“危险发生时”还是“受到伤害时”为标准有争议,“所处位置”如果在拖挂、拽拉、抛掷等情形又如何认定?“发生保险事故”,在受害人下车途中被撞又如何认定?等等,从登载的典型案例看,地方法院基本上倾向于按第三者身份处理,这一做法,明显与最高院民一庭公开意见及保监会规章性文件相悖,司法解释对此未予厘清,对实践中成熟做法未做肯认,让疑云继续飞,可能最大障碍还在于部门利益之钤轭。

?第十八条 有下列情形之一导致第三人人身损害,当事人请求保险公司在交强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一)驾驶人未取得驾驶资格或者未取得相应驾驶资格的;

(二)醉酒、服用国家管制的精神药品或者麻醉药品后驾驶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的;

(三)驾驶人故意制造交通事故的。

保险公司在赔偿范围内向侵权人主张追偿权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追偿权的诉讼时效期间自保险公司实际赔偿之日起计算。

【律师解析】专门针对交强险条例第22条“财产损失”所做修正性解释。

交强险条例第22条规定,无证或醉驾等情形,造成第三者财产损失的,保险公司不负责赔偿。此“财产损失”,让地方法院莫可适从,费尽心思。第一种理解,广义人身损害赔偿。与“精神损害”相对应,包括死亡、伤残赔偿金在内的各项人身损害赔偿内容。案见安徽高院〔2008〕皖民申字第0440号“董某与某保险公司保险合同纠纷案”(该案由安徽高院2009年5月19日请示最高人民法院,后者于2009年10月20日以〔2009〕民立他字第42号函复,明确了司法实践中对交强险条例第22条“财产损失”的涵义,但该函非司法解释,所谓“广义”亦是安徽高院据函复所做揣断)。第二种理解,狭义实物财产损失。与“人身损害”相对应。如:《人民法院案例选?月版》(200912:2)所载安徽铜陵中院〔2008〕铜中刑终字第06号“黄某交通肇事案”,法院认为:酒后驾车致人死亡,保险公司应对人身损害承担赔偿责任,但对受害人的财产损失,保险公司不承担赔偿责任。《人民法院报·案例指导》(20110414:6)所载江苏徐州中院〔2010〕徐民终字第1505号“于某诉夏某等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法院认为:交通事故受害人为救治而支出的费用,及对受害人的残疾赔偿金、死亡赔偿金,不属于受害人“财产损失”的范畴,而属于对受害人人身权利救济的范畴,保险公司对此类损失应承担赔偿责任。

奇怪的是,尽管上述两种理解几为轩轾,但裁判思路达致的结果在个案处理上,均体现出蔚为主流的一致性:(1)无证或醉驾致第三者伤亡,保险公司应当对第三者进行人身损害赔偿;(2)无证或醉驾致第三者伤亡,保险公司对第三者进行人身损害赔偿后,可以向无证或醉驾者追偿;(3)无证或醉驾致第三者伤亡,无证或醉驾者赔偿第三者后,无权向保险公司理赔。从上述实务处理结果看,交强险条例第22条中的“财产损失”似乎陷入一种自相矛盾:既可做狭义理解,也可做广义理解。(1)无证或醉驾情形,保险公司应当赔偿受害人交强险,因为第22条所称“保险公司不负责赔偿”的是“财产损失”系狭义的,没说造成人身损害不赔。(2)无证或醉驾情形,保险公司赔偿受害人后,有权向被保险人追偿,因为第22条所称“保险公司不负责赔偿”的是“财产损失”系广义的,指的是全部的人身损害赔偿。

交强险条例出台以来,司法实务中对无证、醉驾处理的裁判思路和结果基本上是统一的,鲜有杂音。这种主流做法,实际上是对交强险条例第22条本义的实务解读。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交强险条例第22条堪称涵义模糊,表述缺乏严谨,是一个亟需修正的条款,通过最高人民法院对个案指导的“函复”形式,不仅在法律依据上存在硬伤,且就案说案,一定不可避免地落入上述自相矛盾的窠臼,徒增烦扰。前引最高人民法院〔2009〕民立他字第42号函复发布后,地方高院妄加揣度,司法实务中广受诟病,莫可适从,是为诫训。

交强险条例第22条“财产损失”的不知所云,实际上是我国民法、刑法体系对“财产”、“财产损失”、“财物”、“物质”、“精神”界定存在的不严谨、不统一的弊端映照,从本解释第14条的界定就可见一斑。既想迁就约定俗成的纷繁现实,又想周延实务逻辑中的各种情形,尤其还想形铸简约、精炼的成文立法风范。其结果,一法俟出,旋做“关于适用”之司法解释,“关于理解”之函复等等,夷犹于判例与成文,法不肃重,由来已久。

本司法解释第14条明确了道路交通安全法第76条的“人身伤亡”与“财产损失”的范围。并在该第18条明确在无证或醉驾等情形,保险公司仍得依当事人请求向受害第三人予以赔偿人身损害,并在赔偿后得向侵权人追偿。由此得出结论:交强险条例第22条表述无证或醉驾等情形,“造成受害人的财产损失,保险公司不承担赔偿责任”,其中的“财产损失”在侵权人已赔偿受害人情形,保险公司是就包括人身损害在内的“财产损失”全部不予赔偿。

最新司法解释,肯定了司法实务中一贯的主流做法,避免了利用交强险第22条不同的理解在实务操作上的偏差。虽然,笔者认为:实务操作上,因最新司法解释的出台,不会再有新异裁判空间,但对交强险第22条关于“财产损失”的理解误区仍会存在。正是在此意义上,最新司法解释第18条益彰显其重要的实务价值。

第十九条 未依法投保交强险的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当事人请求投保义务人在交强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投保义务人和侵权人不是同一人,当事人请求投保义务人和侵权人在交强险责任限额范围内承担连带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律师解析】未投保交强险的后果。

即便只承担次要责任,未投保交强险的机动车一方就对方的损失也可能承担全部赔付责任。车辆异支情形下,有投保义务的名义车主或倒手转让人未投保交强险,则需要与侵权人承担连带责任,在连环买卖情形,可能存在数个责任主体。

值得讨论的是,未投保交强险,撞倒行人致死亡或伤残,如机动车无责,而受害人非故意情形下,机动车一方仍需承担不超过10%的赔偿责任,问题是:“无责赔付”系指“事故无责”还是“民事赔偿无责”,直接关涉到机动车一方首先承担限额11万元还是1.1万元的赔偿。从地方司法实践来看,各法院基本上都是按“事故无责”处理,即:未投保交强险的机动车撞伤行人未致残,行人全责的,如各项人身损害共计7万元,则机动车一方首先在未投保交强险责任限额内赔付医疗费用限额1000元(医疗费之外的误工、护理等费用是否赔偿存在争议),其余费用按不超过10%的侵权责任比例承担。

司法实务中同类案件处理规则:①车主未投保交强险或交强险到期后未续保情况下,车辆被盗并发生交通事故致人死伤,机动车所有人应在交强险责任限额内对受害人的损失承担赔偿责任。案见江苏常州中院〔2009〕常民一终字第1198号“顾某等诉周某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见《机动车被盗期间发生交通事故时车主的赔偿责任》(王利冬、陈卫),载《人民司法?案例》(201006:29)〕。②未投保交强险的机动车之间发生交通事故的,应在投保责任限额内按照实际损失承担赔偿责任,但应排除对事故造成车上乘员伤亡情形的适用。案见江苏无锡中院〔2009〕锡民终字第1278号“陈某诉张某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见《未投保交强险的机动车与机动车之间发生交通事故,如何承担赔偿责任——陈国良与张伯仁交通事故损害赔偿纠纷案》(王一川),载《人民法院案例选?月版》(200911:84)〕。③出借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机动车所有人未投保交强险或拒不告知相关投保交强险情况的,机动车所有人的行为损害了交通事故受害人的合法利益,已构成侵权。该部分损失应由未尽法定投保义务或未尽告知义务的机动车所有人承担,即应比照交强险的相关规定,在交强险赔偿限额内先行承担赔偿责任。该责任是按份责任而非连带责任。案见河南洛阳中院(2011)洛民终字第226号“刘某等诉张某等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纠纷案”〔见《刘益欣、刘彦龙诉张国营、王姝琰道路交通事故人身损害赔偿纠纷案》(周朝晖),载《人民法院案例选》(201103:111)〕。④受害人已经得到相应赔偿,肇事一方在履行了赔偿责任后,以肇事对方未投保交强险为由让其承担超过侵权责任比例的赔偿责任,是在滥用该对受害人一方的特殊保护,不应适用“未投保交强险的机动车在交强险责任限额内承担赔偿责任”的规定。案见江苏连云港中院〔2009〕连民二终字第0460号“某保险公司诉陈某保险代位追偿权纠纷案”〔见《中国大地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连云港中心支公司诉陈渔保险代位追偿权案》(杜兴淼),载《中国审判案例要览》(2010商事:262)〕。

第二十条 具有从事交强险业务资格的保险公司违法拒绝承保、拖延承保或者违法解除交强险合同,投保义务人在向第三人承担赔偿责任后,请求该保险公司在交强险责任限额范围内承担相应赔偿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律师解析】未投保交强险系保险公司责任的,保险公司应承担赔偿责任。参见第19条。

以案释之,江苏金湖法院〔2012〕金民初字第0073号“颜某诉某保险公司保险合同纠纷案”,法院认为: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具有强制性和对第三人的保障性质,故车辆不得脱保。投保人与保险公司签订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合同后,保险公司在尚无续保且无法定事由情形下解除该合同,解除行为无效,保险公司仍应在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限额内承担赔偿责任。〔见《颜广平诉太平洋保险上海分公司等因交强险退保拒赔道路交通事故赔偿纠纷案》(邱永安),载《江苏高院公报?参阅案例》(201202:79)〕。

第二十一条 多辆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第三人损害,损失超出各机动车交强险责任限额之和的,由各保险公司在各自责任限额范围内承担赔偿责任;损失未超出各机动车交强险责任限额之和,当事人请求由各保险公司按照其责任限额与责任限额之和的比例承担赔偿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依法分别投保交强险的牵引车和挂车连接使用时发生交通事故造成第三人损害,当事人请求由各保险公司在各自的责任限额范围内平均赔偿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多辆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第三人损害,其中部分机动车未投保交强险,当事人请求先由已承保交强险的保险公司在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保险公司就超出其应承担的部分向未投保交强险的投保义务人或者侵权人行使追偿权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律师解析】同一事故,多份交强险,比例赔付;带挂车辆视为两份交强险。

第一、 二款原则:交强险保险公司地位平等,权利义务平等,苦难同当。

第三款具有创新意义。司法实践中,地方法院从保护受害人利益出发,已按此执行,但受限于“未依法投保交强险的机动车应首先在交强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的”原则,仍略显逻辑不畅。最高人民法院以此司法解释定调,相关争议可休矣。

就此可深入讨论的,也是实务中同样普遍发生、更困扰司法实务界的疑难是:侵权一方的连带责任,是否属于责任保险范畴。实践中,倾向性判法认为连带责任亦属保险责任范围,但争议依然很大。

?第二十二条 同一交通事故的多个被侵权人同时起诉的,人民法院应当按照各被侵权人的损失比例确定交强险的赔偿数额。

【律师解析】多人一份险,同样按比例。

与前条第2款原则相同:受害人地位平等,获得交强险赔付地位平等。

十三条 机动车所有权在交强险合同有效期内发生变动,保险公司在交通事故发生后,以该机动车未办理交强险合同变更手续为由主张免除赔偿责任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机动车在交强险合同有效期内发生改装、使用性质改变等导致危险程度增加的情形,发生交通事故后,当事人请求保险公司在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前款情形下,保险公司另行起诉请求投保义务人按照重新核定后的保险费标准补足当期保险费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律师解析】未办交强险过户手续的处理。

交强险作为法定三者险,保险未过户,并不会导致其风险增加,即便存在风险增加情形,亦不产生交强险合同解除或终止效果,故交强险合同依然有效,只不过在后者特定情形,保险公司有权要求补缴保险费。

上述规则,基本上不同于商业三责险的规则。未办保险批改手续,或车辆用途变更、改装、超载等导致风险增加情形,保险公司可依明确说明的免责条款不承担保险赔付责任。

?第二十四条 当事人主张交强险人身伤亡保险金请求权转让或者设定担保的行为无效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律师解析】交强险人身属性强调。

转让或担保,均会使受害第三者丧失交强险请求权,此种合同行为违背了交强险设定目的,因违反法律强制性规定而无效。但上述请求权实现后,以保险金为标的进行的转让或设定担保,不违反合同法规定,则应有效。

?四、关于诉讼程序的规定

第二十五条 人民法院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应当将承保交强险的保险公司列为共同被告。但该保险公司已经在交强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且当事人无异议的除外。

人民法院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当事人请求将承保商业三者险的保险公司列为共同被告的,人民法院应予准许。

【律师解析】第16条第2款创新之举的程序保障。

笔者认为该条与第16条第2款系本司法解释总结司法实务经验,迈出的最大的一步。

第二十六条 被侵权人因道路交通事故死亡,无近亲属或者近亲属不明,未经法律授权的机关或者有关组织向人民法院起诉主张死亡赔偿金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

侵权人以已向未经法律授权的机关或者有关组织支付死亡赔偿金为理由,请求保险公司在交强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被侵权人因道路交通事故死亡,无近亲属或者近亲属不明,支付被侵权人医疗费、丧葬费等合理费用的单位或者个人,请求保险公司在交强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律师解析】无名受害人或特殊受害人死亡后适格受偿主体。

何谓“法律授权的机关或者有关组织”?公安机关算不算?侵权人被政府相关部门要求赔偿后,为何不能获得交强险赔付?不可理喻,徒增困扰。

司法实务中几种争论较大的求偿主体,通过最高人民法院公报或其他权威载体,几近共识:①交通事故中死亡的受害人为城市生活无着的流浪乞讨人员,在近亲属无法寻找的情况下,因民政部门非法定的赔偿权利人,与案件不存在民事权利义务关系,且其法定职责不包括代表或代替城市生活无着的流浪乞讨人员提起民事诉讼,故民政部门非人身损害赔偿案件的适格的诉讼主体,其起诉应依法驳回。案见江苏南京中院〔2007〕宁民一终字第329号“某民政局诉王某等人身损害赔偿案”〔见《高淳县民政局诉王昌胜、吕芳、天安保险江苏分公司交通事故人身损害赔偿纠纷案》,载《最高人民法院公报·案例》(2007:475);另见《高淳:民政局为流浪汉维权,主体不适格》(邢光虎、徐铮),载《人民司法?案例》(200703:97);另见《公权不得非法侵越私权——再论民政局等不能替代提起民事诉讼》(戚珊珊、高岩),载《人民司法?案例》(200806:4);另见《高淳县民政局替代未明权利人诉王昌胜等道路交通事故人身损害赔偿案》(王静、路兴),载《江苏高院?参阅案例研究》(民事卷01:294)〕。②因侵权行为导致流浪乞讨人员等身份不明人员死亡,无赔偿权利人或者赔偿权利人不明,在法律未明确授权的情况下,民政部门等行政部门或机构向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已经受理的,驳回起诉。〔见《侵权行为导致身份不明的受害人死亡,民政部门或其他机构是否有权提起民事诉讼》(姜强),载《民事审判指导与参考?指导性案例》(201102:111)〕③被害人事故发生地的居民委员会、村民委员会或者民政部门,或者肇事地的公安交通管理部门,都与案件没有直接利害关系,因此,不是适格的原告。现死亡被害人身份不明,也就不能确定谁是其近亲属,也就是说,没有确定的原告提起附带民事诉讼。因此,我们认为,本案由于没有适格的原告,无法提起附带民事赔偿诉讼。〔见《死亡受害人身份不明时,附带民事赔偿由谁起诉?》,载《人民司法·司法信箱》(201101:111)〕。④因交通事故无名受害人产生的寻家属广告费、验尸费、DNA检测费既不属于保险公司应赔偿的无名氏人身伤亡费用,也不属于无名氏的财产损毁,投保人就该部分费用向保险公司提出的理赔主张没有法律依据,应不获支持。案见广东广州中院〔2009〕穗中法民二终字第1822号“付某与某保险公司保险合同纠纷案”〔见《付桂桃诉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广州市花都支公司保险合同案》(胡运如),载《中国审判案例要览》(2010商事:303)〕。

此外,针对特殊的受害人,比如五保户,在实务中争论较多,典型指导案例判法不一,但言之成理:①农村“五保户”因交通事故死亡产生的丧葬费,不应归属具有公益事业性质的乡敬老院所有。根据《侵权责任法》第16条、第18条第1款的规定,被侵权人死亡的,其近亲属有权请求侵权人承担侵权责任,赔偿范围包括丧葬费。丧葬费由他人垫付,垫付实际支出费用在合理范围内的,垫付人有权根据《侵权责任法》第18条第2款的规定请求侵权人赔偿。其实际支出费用少于合理范围的,多出部分,被侵权人近亲属有权主张。〔见《农村“五保户”因交通事故等侵权行为致死获赔的丧葬费应归谁所有》(王丹),载《民事审判指导与参考?指导性案例》(201102:122)〕。②无近亲属的五保户与养老机构签订的供养协议视为遗赠扶养协议,养老机构依扶养关系取得近亲属的法律地位,其有权就五保户死亡获得的人身损害赔偿向法院起诉。案见重庆江津区法院〔2010〕津法民初字第4097号“某敬老院诉朱某等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见《养老机构可作为五保户死亡损害赔偿纠纷的原告》(蔚琼琼、夏娇),载《人民司法?案例》(201204:73)〕。

?第二十七条 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制作的交通事故认定书,人民法院应依法审查并确认其相应的证明力,但有相反证据推翻的除外。

【律师解析】事故认定书的证据效力。

司法实践中,事故认定书作为国家机关公文性质的文书,具有很强的证明力,一般不易被推翻。

笔者认为,征求意见稿的表述比较完整、全面:人民法院应在综合分析交通管理部门依法制作的交通事故认定书、交通事故现场照片、鉴定结论、勘查笔录、影像数据及其他证据的基础上,根据机动车交通事故各方当事人的过错及原因力等因素认定各自的损害赔偿责任。有充分证据足以推翻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制作的交通事故认定书的,人民法院应确认其证明力。

就事故认定书可诉性而言,经历了一个渐进过程。2007年12月29日发布、2008年5月1日实施的《道路交通安全法》第73条规定:“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应当根据交通事故现场勘验、检查、调查情况和有关的检验、鉴定结论,及时制作交通事故认定书,作为处理交通事故的证据。交通事故认定书应当载明交通事故的基本事实、成因和当事人的责任,并送达当事人。”该规定明确了交警部门就事故作出的结论文本为“交通事故认定书”,而非以往《道路交通事故亚洲365体育投注办法》规定的“交通事故365bet手机官网书”。同时明确了交通事故认定书的性质,是作为处理交通事故的证据使用,故不具有强制力,该交通事故认定行为不属于具体行政行为,不能提起行政诉讼。对该认定行为有异议,当事人一方或双方可以在民事诉讼中,通过提供相反证据或理由达到推翻该事故认定书的目的。在《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之前,理论界和实务界对交通事故365bet手机官网书的性质有各种不同观点。最高人民法院公报刊登的“李治芳不服交通事故责任重新认定决定案”〔2001年〕体现了当时的主流观点:道路交通事故365bet手机官网书是公安机关依职权单方面作出的针对特定主体作出的、具有法律效力并对特定主体之间的权利义务关系产生实质性影响的一种典型的具体行政行为。但在此之前,最高人民法院、公安部《关于处理道路交通事故案件有关问题的通知》(1992年12月1日)第4条规定:“当事人仅就公安机关作出的道路交通事故365bet手机官网和伤残评定不服,向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或民事诉讼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公安部《关于对地方政府法制机构可否受理对交通事故365bet手机官网的复议申请的批复》(2000年1月15日发布,2011年1月18日废止)规定:“交通事故365bet手机官网是公安机关在查明交通事故后,根据当事人的违章行为与交通事故之间的因果关系,以及违章行为在交通事故中的作用所作出的鉴定结论。在公安机关处理道路交通事故中起的是证据作用,其本身并不确定当事人之间的权利义务,不属于具体行政行为……”具有准司法解释的上述规范性文件,与公报案例和大量审判指导案例对事故365bet手机官网书性质的判别,是过去两种轩轾观点的反映。虽然在《道路交通安全法》颁布、实施后,对这一问题在理论研究和司法实践中几近共识,但交通事故365bet手机官网程序及实体本身存在的问题,仍摆在那里,仍然需要通过最终的司法救济途径来解决。

?五、关于适用范围的规定

第二十八条 机动车在道路以外的地方通行时引发的损害赔偿案件,可以参照适用本解释的规定。

【律师解析】非道路交通事故,参照处理。实务中,可以理解为同样处理,最大差别在于交警部门不做事故认定,而做出非道路交通事故结论,法院必须对当事人之间的事故责任和民事责任作出认定。

相关司法实务规则:①属于非道路上发生的交通事故的损害赔偿纠纷,当事人向人民法院起诉,只要符合《民事诉讼法》规定的起诉条件的,人民法院可以直接受理。审理过程中,对事故责任的认定问题,可以征求公安交警部门对事故责任的认定的意见,以利于案件的处理。处理非道路交通事故赔偿案件,应适用《民法通则》第106条、第119条、第132条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的相关规定。〔见《车辆在道路以外通行时发生事故的赔偿案件应如何适用法律?》,载《民事审判实务问答》(2008:144)〕。②车辆在道路以外通行时发生的事故,仍系道路交通事故人身损害赔偿纠纷,受害人的伤残等级鉴定即应按照《道路交通事故受伤人员伤残评定》而非《职工工伤与职业病致残程度鉴定标准》作为鉴定依据。案见山东淄博中院〔2010〕淄民三终字第464号“曹某诉姜某等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见《曹桂芳诉姜兴瑄等道路交通事故人身损害赔偿案》(刘海红),载《中国法院2012年度案例:道路交通纠纷》(64)〕。

第二十九条 本解释施行后尚未终审的案件,适用本解释;本解释施行前已经终审,当事人申请再审或者按照审判监督程序决定再审的案件,不适用本解释。

【律师解析】不溯及既往原则。

当您不得不面对法律的时候,我们将坚定地与您站在一起。

上一篇: 下一篇: